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合同法論文

企業間借貸合同有效的正當性分析

時間:2015-12-24 來源:未知 作者:小韓 本文字數:5592字

  在我國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企業作為最活躍的主體,是促進經濟發展、增加就業機會、保持社會穩定的重要力量,然而資金一直是制約眾多企業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這就為企業間借貸的大量存在提供了可能。對于企業間借貸合同效力的爭議,2013年 9 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國法院商事審判工作座談會上的表態,表示對企業間的借貸予以有條件地認可。2015 年 8 月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 11 條規定,將企業之間為了生產經營需要而進行的相互借貸行為認定為有效。本文從企業間借貸合同的效力認定長期處于模糊不清的狀況入手進行分析,以期闡述《規定》出臺的理論與實踐意義。

  一、問題的提出

  (一)基本案情介紹

  申請再審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系舟山浩耀置業有限公司;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系恒尊集團有限公司。

  2011 年 4 月 18 日,恒尊公司、浩耀公司簽訂《借款協議》及《補充協議》各一份,約定:浩耀公司向恒尊公司借款 6500 萬元人民幣,借款利率按年利率 19%計算,期限 1 年,借款所產生的其他費用由浩耀公司承擔等。如果浩耀公司逾期還款,支付違約金1000 萬元人民幣。

  2011 年 4 月 19 日,恒尊公司將 6500 萬元借款匯入浩耀公司賬戶。2011 年 4 月 22 日,浩耀公司支付了第一期的利息及利息稅,恒尊公司出具了相應的發票。2011 年 10 月 20 日、2012 年1 月 19 日,浩耀公司向恒尊公司支付第二、三期借款利息。2012年 4 月 5 日,因余款 4800 萬元浩耀公司未歸還,遂成訟。

  恒尊公司起訴稱,雙方所簽訂的協議合法有效,現恒尊公司按約履行了自己的義務,浩耀公司卻一再違約。據此請求判令:(1)浩耀公司立即歸還借款本金 4800 萬元人民幣,并按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率的四倍支付自起訴之日起至清償日止的利息;(2)浩耀公司支付利息稅 133616 元人民幣;(3)支付出納工資 7 萬元人民幣;(4)支付律師代理費 50 萬元人民幣;(5)本案訴訟費用由浩耀公司承擔。

  (二)本案的審理意見

  浩耀公司與恒尊公司簽訂的《借款協議》第八條約定:“浩耀公司如在借款期限內不能按時歸還借款,支付違約金人民幣1000 萬元,利息仍按約定計算。”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訟爭雙方簽訂的《借款協議》、《補充協議》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應為有效。一審法院判決浩耀公司歸還恒尊公司借款本金,并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基準利息四倍計算,同時承擔本案的訴訟與保全費用等。浩耀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法院維持原判;浩耀公司不服,遂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請再審。

  (三)本案的爭議焦點

  本文的爭議點主要有兩點。首先,浩耀公司與恒尊公司簽訂的《借款協議》、《補充協議》的效力該如何認定;其次,浩耀公司應該向恒尊公司返還多少本金及利息。本金及利息的數額問題屬于事實認定的問題,本文中不贅述。本案的關鍵問題是對于浩耀公司與恒尊公司之間簽訂的《借貸協議》、《補充協議》的效力認定,同時也是本文的論點---企業間借貸合同的效力認定。

  二、認定企業間借貸合同無效依據評析

  我國司法在認定企業間借貸合同效力的傾向多為無效,認定無效的依據各不相同。一部分是將《合同法》第 52 條第(三)、(四)、(五)項作為認定無效的依據;另一部分認為企業間的借貸合同因為違反《貸款通則》第 61 條的規定而無效;還有一部分依照《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 19 條的規定而導致合同無效。下面筆者就以上無效依據的合理性進行評析。

  (一)依我國《合同法》之相關規定,處理企業間借貸合同效力問題分析
  
  《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是專門規定無效合同情形的條文。據筆者查閱相關文獻,發現部分判決將《合同法》第 52 條第(三)項即“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作為無效的依據,且絕大多數的判決和法官都認為企業間借貸無效的法律依據是《合同法》第 52條第(五)項即“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2].從規范類型上講,《合同法》第 52 條第(三)項和第(五)項都屬于引致條款[3],它的目的將《合同法》以外的價值與《合同法》本身進行溝通,所以,僅從《合同法》第 52 條第(五)項或者是第(三)項很難對合同的效力進行判斷。若要對違法合同的效力作出判斷,則必須穿透《合同法》第 52 條第(五)項和第(三)項,直接對合同所違法的具體法律規定進行考量[4].目前絕大多數的判決都只是模糊地指出企業間借貸合同違反了國家相關金融法規的禁止性規定,但是未對合同所違反的具體規范予以明示。

  此外,還有判決是依據《合同法》第 52 條第(四)項即“損害社會公共利益”來認定企業間借貸合同無效。不難看出,《合同法》第 52 條第(四)項的核心在于行為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然而社會公共利益本身是一個極為不確定的概念,因此不能簡單地以此為由否認合同的效力。

  本案中,一審和二審法院都認為浩耀公司與恒尊公司簽訂的《借款協議》以及《補充協議》均為雙方意思自治的體現,且兩份協議的內容均不存在違反《合同法》第五十二條之無效合同情形,所以不應認定該兩份協議無效。

  (二)依《貸款通則》之相關規定,處理企業間借貸合同效力問題分析

  早在 1990 年最高人民法院的《關于審理聯營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 4 條第(二)項中就說明:“名為聯營,實為借貸,違反了有關金融法規,應當確認合同無效。”1996 年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對企業借貸合同借款方逾期不歸還借款的應如何處理的批復》中亦強調:“企業借貸合同違反有關金融法規,屬無效合同。”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最高人民法院總是表示:企業借貸合同是因為違反了相關的金融法規導致無效。“相關的金融法規”究竟指的是那種法律或者行政法規,最高人民法院未給過明確解釋。

  通過檢索,可以發現,目前限制企業間借貸的有效規范有兩個:一是 1996 年央行發布的《貸款通則》;二是 2006 年發布的《銀行業監督管理法》[5].

  1996 年《貸款通則》第 61 條規定:“各級行政部門和企事業單位、供銷合作社等合作經濟組織、農村合作基金會和其他基金會,不得經營存貸款等金融業務。企業之間不得違反國家規定辦理借貸或者變相借貸融資業務。”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 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 4 條的規定:“合同法實施以后,人民法院確認合同無效,應當從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法律和國務院制定的行政法規為依據,不得以地方性法規、行政規章為依據。”然而根據法理知識,《貸款通則》是部門規章,所以,在合同法實施以后,《貸款通則》不能作為合同無效的依據。

  本案中,浩耀公司和恒尊公司簽訂的《借款協議》、《補充協議》的效力認定應當依照前文所述司法解釋的規定,由法律和行政法規來作為認定合同效力的依據。

  (三)依《銀行業監督管理法》之相關規定,處理企業間借貸合同效力問題分析

  《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 19 條規定:“未經國務院銀行業監督管理機構批準,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設立銀行業金融機構或者從事銀行業金融機構的業務活動。”如果將該條作為認定企業間借貸合同的無效依據的話,存在這樣一個疑問,企業間借貸合同是否屬于“從事銀行業金額機構的業務活動”《非法金融機構和非法金融業務活動取締辦法》第四條:“本辦法所稱非法金融業務活動,是指未經中國人民銀行批準,擅自從事的下列活動:(一) 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或者變相吸收公眾存款;(二)未經依法批準,以任何名義向社會不特定對象進行的非法集資;(三)非法發放貸款、辦理結算、票據貼現、資金拆借、信托投資、金融租賃、融資擔保、外匯買賣;(四)中國人民銀行認定的其他非法金融業務活動。”很多法院認為,因為非金融機構企業沒有對外借款(發放貸款)的經營范圍,從而認定其對外借款的行為無效[6].這里混淆一個概念,就是將銀行從事發放貸款業務與企業間借貸行為等同對待。銀行進行貸款的資金絕大多數是來自于所吸收的存款以及對外的借款,其利用自有資金進行貸款業務僅僅占很小一部分,為了維護金融市場的秩序,當然需要建立嚴格的貸款管理制度來保障貸款資金的安全。企業間借貸行為只是利用自有剩余的資金對外出借,不會出現損害存款人乃至從事非法金融業務的問題。將銀行從事發放貸款業務與企業間借貸行為劃等號,認定企業間借貸合同違反金融業務活動而無效,反倒損害了企業的利益。

  在本案中,浩耀公司因工程開發缺乏資金,向有富余資金的恒尊公司進行借貸,并訂立了《借款協議》、《補充協議》,只因浩耀公司未按約定歸還借款才引發了訴訟,就雙方的借貸行為而言,并未危害金融市場的秩序,是正當的合同行為。

  三、企業間借貸合同有效的正當性分析

  (一)企業借貸合同是意思自治原則的體現

  首先,意思自治原則是民法的一項重要原則,同時也是合同法的一項基本原則。意思自治,又稱合同自愿或契約自由原則,就是指在不違反法律和社會公共利益的前提下,當事人享有充分的合同自由,合同能完全體現當事人自己的意志,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非法干涉。本案中,浩耀公司與恒尊公司簽訂的《借款協議》以及《補充協議》屬于企業間的借貸合同,合同內容所涉及的借款事由,均系雙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自治表示,應當受意思自治原則的保護。

  其次,從性質來看,案中的《借款協議》以及《補充協議》屬于企業間借貸合同,應當受到《合同法》相關規定的規制。根據前文的案情回顧,可以發現,案中所涉的協議不具備《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合同無效之情形,且加之前文關于認定企業借貸合同無效規定的分析,可以得出企業間借貸合同不存在被認定為無效的法律依據。

  (二)企業借貸的現實需求

  企業融資難特別是中小企業融資難已經是一個歷久彌新的話題,資金素有企業的血液之稱,是維持一個企業運營之根本。

  然而,當前銀行貸款難,僧多粥少的局面給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的生存帶來了巨大的壓力。中小企業缺少來自銀行的資金支持,便另辟蹊徑,向其他企業進行資金的拆借。根據查閱相關資料,有數據顯示,向其他企業借貸在企業民間借入資金來源中占61.74%,成為中小企業借貸資金的主要來源[7].企業的活躍程度低,無疑不利于我國經濟的發展。本案中,浩耀公司為生產經營需要,向恒尊公司借款,系特定主體之間的資金流通行為。而且雙方約定的借款利息為年利率 19%,可以認為不存在不當獲取高利息的惡意。故本案的《借款協議》以及《補充協議》沒有非法目的,且不存在其他無效事由,應當認定為有效。

  (三)司法實踐的推動

  司法實踐中已經注意到企業借貸合同一概認定為無效的諸多不合理之處,對于其有效性認定的態度有所緩和。2013 年,最高人民法院在全國法院商事審判工作座談會上的態度,涉及企業間借貸效力的認定問題,被認為是最高人民法院在處理此類問題上的新變化,即對企業間借貸情形并非一概認定為無效。最高人民法院在(2014)民一終字第 39 號一案的民事判決中認為:

  該案當事人之間發生的實質上是一種為正常經營所進行的臨時資金拆借行為,不屬于違反國家金融管制的強制性規定的情形,故一審認定雙方借款協議有效并無不當。北京一中院在(2014)一中民終字第 01187 號一案的民事判決中也認定:對不具備從事金融業務資質的企業之間,為生產經營需要所進行的臨時性資金拆借行為,提供資金的一方并非以資金融通為常業,不應當認定借款合同無效[8].

  具體到本案,除了要償還本金以外,雙方對年息 19%的約定,其實并沒有超過《借款協議》簽訂時中國人民銀行當年發布的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當年年息是 6.31%)的四倍,可以認為不存在利用高息獲利的惡意之嫌。所以,恒尊公司在放棄主張違約金的同時,主張浩耀公司按人民銀行貸款基準利率四倍確定利息,不違反相關法律規定,應予支持。

  (四)司法解釋的首次肯定

  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專職委員杜萬華表示,“根據目前實際情況,最高院經研究認為,對于企業之間的民間借貸應當給予有條件的認可。”

  2015 年 8 月 6 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一條規定,“法人之間、其他組織之間以及它們相互之間為生產、經營需要訂立的民間借貸合同,除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本規定第十四條規定的情形除外,當事人主張民間借貸合同有效的,人民法院應當支持。”這就意味著企業之間為了生產經營需要而相互借貸的資金,自此有了司法保護。

  本案中,浩耀公司是因為工程開發缺乏資金[9],向恒尊公司進行借貸,符合《規定》中關于“生產、經營需要”的規定,且不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條以及《規定》第十四條的規定,故應認定浩耀公司與恒尊公司之間的《借款協議》及《補充協議》有效。

  通過上文的分析可以看出:首先,我國現行的法律以及行政法規并不存在明確禁止企業間借貸的規范;其次,無論是從司法實踐的角度還是私法理論的角度,都可以肯定認定企業間借貸合同的有效性;最后,《規定》的出臺為企業之間特別是中小企業之間的借貸行為提供了司法保障,但是也應當看到《規定》第十一條僅僅對“為生產、經營需要”的企業借貸行為放行,絕對不是可以對企業之間的借貸完全聽之任之,若企業以經常放貸為主要業務,或者以此作為其主要收入來源,此種企業間借貸應當認定為無效。時移則法易,《規定》肯定企業間為生產、經營需要的借貸的規定,符合國家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的政策方向,也回應了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的“融資難”的需求。“當然,后續還需觀察企業間的借貸到底會有多大的量,怎樣防范風險,以及如何防范企業以借貸為主業”.

  參考文獻:

  [1]黃忠。 企業間借貸合同無效論之檢討[J]. 清華法學,2013,04:144-155.
  [2]杜萬華,韓延斌,張穎新,王林清。 建立和完善我國民間借貸法律規制的報告[J]. 人民司法,2012,09:34-43.
  [3]黃忠。關于企業間相互借貸問題的調研分析報告[R].洪范法律與經濟研究所小額資助項目結項報告,2010.
  [4]黃忠。 違法合同的效力判定路徑之辨識[J]. 法學家,2010,05:56-73+177.
  [5]王林清。 論企業間借貸正當性的法律分析[J]. 法學評論,2014,05:66-73.
  [6]雷繼平。部分法院對企業借貸合同效力的裁判立場[OL]“.金杜說法”微信平臺。2014,11.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3的组三中奖规则